守陰人 第十五章 走陰人

小說:守陰人 作者:鉚釘 更新時間:2019-11-23 05:17:56 源網站:快眼看書
    我在山里的時候,媳婦兒跟我說感應不到紅棺,當時我只是以為被劉老太爺鎮著。

    但現在,原本應該在劉國柱家里的棺材,不見了。

    我的心一下就亂了,可還是抱著最后的希望,趁著劉家人亂成一團,把所有屋子找了一遍,結果還是不見紅棺。

    如果紅棺在劉國柱家里,我還能想辦法要回來??涩F在影子都沒了,我要到什么地方去找?

    正著急的時候,院子里突然傳來騷亂,緊跟著就是劉家人哭天喊地的聲音。我和李林出來一看,見村里的人又從后院抬出了五具尸體。

    死的都是劉家人,我還記得劉老太爺露面的那一晚,這五個人就在他旁邊。

    我鉆到前面看了下,五具尸體都是嘴巴大張,眼睛外凸,身上看不到任何傷口。

    劉阿婆和劉大伯前幾天才死,現在又添了五條人命,劉姓一族遭受如此打擊,一時間親人哭,族人怒。

    幾個在外面闖蕩過的劉家族里的小青年聚在一起,手里提著棍棒砍刀,紅著眼四處亂吼道:“是誰,誰特么的跟我們姓劉的過不去,給老子站出來!”

    他們一鬧,周圍的村民都安靜下來。

    謝廣才站在排成一排的死尸面前,吧嗒吧嗒的抽著煙鍋,他想事太過入神,斗里的煙絲熄了都沒發現。

    劉家幾個表兄弟鬧騰了幾分鐘,謝廣才這才邦邦的在鞋底上敲了敲煙鍋袋子,開腔說道:“今晚讓丁世龍來守陰,劉家小輩去幾個到鎮上報警!尸體就先擺著不要動。這幾天村里不太平,夜里就不要出來走動了?!?br />
    謝廣才說完這番話,捏著煙鍋袋子,背著手,心事重重的離開。

    劉家人沒了主心骨,又死了幾口人,上點年紀的都沒了主見,謝廣才說了兩句,這才自發的組織起來料理死者后事。

    此時圍觀的村民都在議論劉老太爺的事,想想這老家伙也夠慘的,裝死裝了幾年,“活過來”沒幾天,這回就真的死了。

    李林拉了拉我,朝謝廣才挪了挪嘴說:“丁寧哥,你瞧那羊老倌,沒了主子,魂都沒了?!?br />
    我用手彎拐了他一下,讓他別胡說,謝廣才那樣子,像是在擔心出啥事。

    李林還想再說什么,結果李叔突然出現在他身后,提著他的耳朵,手里還拎著一根條子,嚇得他臉都白了。

    “小兔崽子,我讓你野!”

    李叔手里的樹條子才舉起來,李林一下就蹦得老高,哇的一聲就哭爹喊娘起來,撒丫子往門口跑,跑上幾步就蹦一下,看著有點夸張,但農村孩子就這樣,大人下手都特狠,只有叫得慘,大人才舍不得打。

    其實李叔也沒想揍他,只是唬一下。這可能跟李林早早就沒了娘有關,李叔對他也特別好。

    李林一走,我就擠在人堆里。這會老太爺的尸體被放了下來。村里上了年紀的姑婆打了熱水,準備收斂劉大伯的尸體。

    劉家人這時也出來幾個能主事的老人,他們商量著要找人走陰人,討論半天,唯獨沒人提起劉國柱。

    現在這種情況,我也不會主動說昨晚的事。倒是他們提起走陰的事,給了我一個很好的啟發。按照老輩人的說法,走陰人能下到陰曹,可以見到死者亡魂,那樣就能直接問出兇手是誰。

    當然,這種辦法得來的消息成不了證據,但對我來說無疑是一條路子。

    因為我想找到紅棺就必需要知道誰是兇手,而玄門的害人手段,往往不會留下什么證據,鄉里來的人也未必查得出來。

    我暗自記下這件事,回頭就到堂屋里看幾個姑婆給劉大伯凈身。

    胖子說他封了劉大伯體內的鬼臉,路上我看了下沒見著有道符之類的東西,很可能是在尸身上。

    那東西應該還有些用,不能被毀了。

    大人都回避了,我一個半大孩子也沒人管,姑婆們準備清洗尸體的時候,我就在旁邊看著。劉大伯的衣服才被拉開,我就看見他胸口有一道紅符,急忙說:“姑婆,那符可不能弄掉哦?!?br />
    姑婆們平時燒香拜佛,初一十五都要吃齋,對道符自然是不陌生。只是我這一出聲,她們立刻就把我趕了出來。

    我到院子里,剛好看見二叔和謝廣才進來,謝廣才還是一臉愁容,吧嗒著手里的煙鍋,正跟二叔說著什么。

    見到二叔,我打了個哆嗦。想起劉國柱的話,心里有些不舒服,但不管他害沒害人,始終都是我二叔。

    二叔這時也看到我了,臉上沒太大變化,估計是還沒發現我偷了玉燈。

    走到我旁邊,二叔盯著我的臉,眉頭皺了下道:“瞧你這死樣子,陽氣都快沒了,在被吸兩口,你這條小命就算交代了?!庇柫宋乙痪?,回頭又跟謝廣才說:“老謝,我看劉趕年的靈,就讓丁寧來守好了!”

    “這……”謝廣才愣了下,抬著煙桿子看著二叔說:“世龍,丁寧他還是個孩子,這事怕是有些不妥吧?”

    二叔說:“沒有什么妥不妥的,他也該接觸一些東西了。你說是不是?老謝!”二叔意味深長的看了謝廣才一眼。

    謝廣才臉色沉了下,吐了口氣說:“你說的也是!以后這村里,還得靠他!”

    村里靠我?是因為那個什么氣運?

    周圍人多,我也不好得問。至于讓我守陰,我還巴不得呢!

    二叔叮囑我說:“明天鄉里就會來人,你劉大伯的事要在今天晚上就做好,記住了,滅魂燈點燃不能超過兩個小時,不然反噬會把你整個人都燒干。弄完明天早回來早點,我送你去學校?!?br />
    我縮著脖子吐了吐舌頭,原來二叔都知道了。不過他不提紅棺,我也沒說,畢竟那是我媳婦,不是他媳婦。

    以前我求他幫忙,是我什么都不會,現在有了玉燈,自然要自己去辦。

    二叔見我不說話,從兜里掏了一圈紅線扔給我說:“怎么用你也都見過了,學者用就行,守陰人的東西不多,自己琢磨下就會了?!?br />
    扔下這句話,二叔就準備走,這時劉家主事的走了過來,很是熱情的問二叔:“世龍??!你有沒有認識的走陰人,給介紹一個?!?br />
    劉家人態度好,二叔不冷不熱的道:“我們村就有一個,但請他不容易。你們先找,實在找不到,我在去請他?!?br />
    二叔說完,頭也不回的就走了。我愣了下,我們村什么時候有走陰人了?

    劉家主事的大伯今年六十有余,此時也是跟我一樣一臉懵,皺著眉自言自語道:“牛心村,什么時候有走陰人了?”

    謝廣才這時過來,拍了拍我的肩膀,吐了口老旱煙說:“娃子,別怕。今晚大爺陪著你!”

    我厭惡的皺了下眉,沒搭話。

    經歷了那么多事,我膽大多了,而且劉家有守靈的人,不需要他陪。

    謝廣才見我不搭理他,也沒尷尬,拉著嗓子宣布道:“今晚的陰,由丁寧來守,劉家眾親友和家屬要盡量配合,把事情平平穩穩的給辦了?!?br />
    劉家人聽說由我來守陰,臉色都不好看,只是二叔走了,也只好將就。

    晚飯是劉家人準備的,吃過天也就慢慢的黑了。尸體這會也都進了堂屋,一字擺開,因為還有公案,沒有設臺燒香供奉。

    我不大放心,到堂屋里看了下劉大伯的尸體,幾個姑婆還是很小心的,胸口的符還在,只是比之前淡了不少。估計用不了多久,符就會徹底化掉,那東西就會出來了。

    想到要單獨對付那東西,我有些緊張。結果就在這時,突然有人拍了我一下,嚇得我差點尿了褲子,回頭一看是李林,他懷里還抱著一口黑漆漆的小棺材,賊兮兮的看著我。

    “你又偷東西了?”我的第一反應,問道。

    李林炫耀的把小棺材舉到我面前,那棺材有兩個巴掌大小,做工非常精致,上面的黑色也不像是漆漆的,在燈光下都沒有反光。

    等我看完稀奇,李林才得意的說:“我爹聽說你要守陰,就讓我來保護你。你可別小瞧這棺材,它來頭可是大著呢!我爹說了,只要不是人的東西它都能收,跟太上老君的寶葫蘆一樣厲害!”

    我翻了個白眼,見不得他嘚瑟的樣子,指著眼前的七具尸體說:“他們現在也不是人了,你收一個給我看看!”

    李林張著嘴巴,眼珠子亂轉,像是在琢磨著怎么把體塞進小棺材里。這時我突然想到一個問題,忙問:“你剛才說它什么都能收?”

    “那是!”李林尾巴又翹了起來,說道:“我阿爹說它叫七星棺,是太祖爺爺留……”

    我沒等他說完,扯著他到沒人的地方,小聲說:“劉大伯尸身上還有鬼臉,我們今晚用它來抓那東西!”

    尸體上的鬼臉跟陰村有關,要是能抓到一個,搞明白它是什么東西,對我們了解陰村有很大幫助,說不定還能弄清楚劉國柱在找什么。

    重要的是媳婦兒雖然說她是村長,里面的東西看起來也聽她的,但她回去的時候,很不情愿。

    李林跟我一拍即合,只是要抓那東西,就不能有劉家的人在場,這事還是有些麻煩。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。
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守陰人,守陰人最新章節,守陰人 快眼看書!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
牛牛作弊器 四人游戏麻将无网免费 南京麻将群谁知道 一汽轿车股票分析 大神娱乐棋牌 怎么玩儿股票 pk10信誉微信 燕赵20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海王捕鱼礼包兑换码 微乐江西棋牌 南昌麻将 昨天股市大盘行情